摘要: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性爱带来的快感已经非常有限。女性更具创造力,她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她能引领伴侣与她共同发现她身体和性欲的奥秘,她能够将伴侣带向另一种性爱。

  真实事例

  和男朋友在一起3年了,李洁觉得做爱越来越像开电脑:他用鼠标点击开始,打开界面,浏览……时间,节奏,力度,什么都像公式一样。而且每次都是他主导。他们做爱时通常不说话,黑着灯。他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游移。有时突然触到她的敏感地带,她在心里喊:请停在那儿!请停在那儿!但她不敢说。那种快感立即消散了。然后,就是常规:差不多的时候,他认为她准备好了,进入。再然后,完事。

  每次,他疲软地离开她的身体,李洁都很怅惘。身体被唤醒了,盆腔充血都有点痛了,可是她没有高潮,她总是靠近快乐,却无法抵达快乐本身。

  这样的状态真的正常吗?

  男人需要女人的引导

  女性的这种困扰几乎是普遍的。“他觉得这种传统的模式很好,每次他都能心满意足。他也想当然地认为,他做了他能做的,我也很满足。”但女性其实很郁闷,“我自己都感觉得到,在我的身体深处,有很强大的性能量,可一直没有得到释放,显然他不是个好的‘地质工作者’。这不是技巧的问题。在性方面,他的悟性就那么多了。”

  该怎么办?耐心地等待火焰重新点燃的一天?要么一成不变地生活下去?性学专家建议,不妨尝试进入另一种性爱—由女性主导的性爱。

  实上女人更需要这样。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性爱带来的快感已经非常有限。女性更具创造力,她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她能引领伴侣与她共同发现她身体和性欲的奥秘,她能够将伴侣带向另一种性爱。

  一直都是男人在领舞

  问题是,一直以来,被广泛认同的性生活模式,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做爱”,是指男性插入。确实,一直都是男人在领舞。男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他们生来就是很快并且很容易达到高潮的。正像性学家海蒂在她的性学报告中指出的,在我们的文化中盛行的模式,为男性高潮设下了标准化的过程。

  “从前戏、插入到性*交,最后是以男人的射精作为高潮,而宣告性交的结束。如此僵化的性交过程对女人来说,无法让她们从中达到高潮。自始至终,几乎全都是由男人在操控整个性交的过程与进展。”海蒂认为,这种对待女人的方式,“早就制度化地将女人的情欲排除在性交过程之外。”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这种以插入为主的性*生活,会是伴侣双方的欢乐颂,即使没有性高潮也是甘美如饴。但一旦蜜月结束,欲望和激情都渐显苍白时,这种方法就不够了。“不是我不想做*爱,是我不想继续用这种方式做爱。”在老公打军体拳一样的性爱中,女性体验不到性的欢愉,总有自己是工具的屈辱感。

  女人成为主导需要勇气

  女人可以建议新的做*爱方式,也就是说让自己成为“主导者”。但大多数女性都不敢。“这就像是跳舞让我跳男步,太困难了,我做不到。”

  女人的被动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多少世纪以来,女性接受的教育都是要使男人愉悦,被动地满足他们的需求。在与男人的亲密关系中,女人最好采取等待和观望的态度。尤其是在性领域中,女性的顺从已被上升到道德范畴。很明显,这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留下痕迹。结果就是今天这样:在性生活中,大多数女性处于从属地位。

  另一个原因就是,男人的性是分离的:爱情是一方面,高潮又是另外一回事。同时,也是出于恐惧——女性害怕伤害对方。男性在性领域中总是很敏感,女人们担心对于自我欲望的表达会使男人联想到母性的无所不能从而产生焦虑,害怕在她们面前不够有男子气概。

  “她来告诉我该怎么做,用怎样的节奏,哪种方式,什么时候,那我呢?我干什么?”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心。一个女人确实做过尝试,但她失败了:“我试过主动,最初他很兴奋,但几次之后,他说一碰我就会阳萎。我很沮丧。他对我的看法也变了。他怀疑我不检点,同时觉得我是可怕的母老虎。”男人要面对的挑战是:勇于扮演被动角色,他们过去一直认为男子气概是通过行动和统治体现出来的。

  显而易见,女人成为主导、采取主动是需要勇气的:要果敢而自主,同时尊重自己的欲望。这不是一场与男性的较量——事实上,女性与男性根本就不在同一个赛场上——男人是在“性的田径场”上竞争;女人呢,并不是要像猫女那样在冒着火焰的屋顶上扮演统治者的角色,女人要做的是找回自己的性能量,柔和而巧妙地帮助对方跨过那些可能存在的障碍。